精彩小说尽在紫枫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文章精选阅读乡村留守:男人蜕变从成人礼开始

>

文章精选阅读乡村留守:男人蜕变从成人礼开始

曾呓 著

乡村留守:男人蜕变从成人礼开始 古代言情 周远李芬芬

精品古代言情《乡村留守:男人蜕变从成人礼开始》,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周远李芬芬,是作者大神“曾呓”出品的,简介如下:他是村里的留守儿童,和同村别的的留守儿童一样,父母没在身边管教,所以他们都跟撒了秧子似的。他爸妈都有了各自的家庭,他跟孤儿又有什么区别呢。为了保护同学含冤入狱见义勇为入狱,出狱见义勇为差点被揍……可对他来说,一切慢慢变好了……...

来源:cd   主角: 周远李芬芬   更新: 2024-04-23 05:0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周远李芬芬是《乡村留守:男人蜕变从成人礼开始》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曾呓”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坦白说,此刻,我心里多少还是有些颤颤惊惊的……因为毕竟他们人多呀,六七个呢,且每人手头都抄着家伙什的。其次还是我怕真干起来,我他玛的又将卷入一场纷争当中。不过,事己如此,我好像己没得选择。而且,酒店后门的这儿,好像就是城市的一个死角,这儿发生什么,一时也没人知道...

第049章

等一会儿,我见那叫吴秀秀的女孩己进江滨花园了,于是乎,我也只好搁在门口老老实实的等着。
之所以要用老老实实来形容,那是因为这江滨花园给我的感觉,挺庄严的,总之,挺严肃的一个地儿。
尤其是瞅着有两名武警搁在门口倍儿严肃的站着,我总有些怯生生的。
但这究竟是什么地,暂时我也搞不清?
当然了,也只能说,这个时候的我,见识还是有限。
等过一会儿,正好我一根烟的工夫吧,便是忽见确实是有着一名女性从江滨花园出来了……只是,顿见那名约莫西十来岁的女性,我可当即更是一阵怯生生的……因为她身着的那一身,好像是检察院的制服?
尤其是端庄的她,走路都好像带着一股人间正道的风似的,我更是有点儿胆怯了似的。
那种感觉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
反正就是小屁民的我,就像平时怕见警察一样的感觉。
她一上前,瞅瞅我,便问“是你找我?
我见她那端庄、威严的样子,也只能有些怯生生的问“您就是吴女士?
“对。
没错。
她点点头回道。
随即,我也只能道“那个……钟老嘱托我,说要我一定要来一趟迁川市,当面跟您说一声谢谢!
当然,是钟老谢谢您!
“……而就在我在门口与这位身着检察院服饰的吴女士交谈时,突然间,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只见我大姨丈竟是忽从江滨花园走了出来……我大致的瞧了一眼,正从江滨花园出来的他,好像有点儿灰头土脸的?
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知道?
只是当他一眼忽然瞄见我竟是搁在门口与吴女士交谈时,不觉间,只见他两眼好像随之一亮似的,像是看到了什么新的希望似的。
不过,他没敢过来打扰我与吴女士交谈。
……至于这会儿,这位吴女士则是在向我打听钟老在狱里的情况,以及钟老在狱里的身体状况等。
不过,我一时也搞不懂这位吴女士与钟老到底什么关系?
只是能感觉出,她对钟老好像很关心。
等过会儿,她又瞅瞅我,便道“能留一个你的电话给我吗?
我也只能道“不好意思,吴姨,我没有手机。
之所以己改称吴姨,那因为刚刚交谈过程中,她说,让我叫她吴姨就好了。
只是,听说我没有手机,她可是有些微皱眉宇了……待她想想后,只见她扭身过去,到门岗那儿借纸笔,给我写了一个她的手机号。
然后,她递给我,说“以后有什么事,可以给我打这个电话。
随即,她又忙问“对了,你现在在哪儿?
“泸山市。
我回道。
“那行,我知道了。
说着,她突然看了看时间,然后道,“不好意思哈,小周。
午休时间差不多了,我得赶着去上班了。
随即,她又忙道“要不我让秀秀陪你下午去城里逛逛吧?
正好她今天来我这儿了,她下午有空。
哦对了,她好像说,还是与你一道来的是吧?
我听着,也只能忙道“不用了,吴姨。
您忙您的。
不用管我了。
随即,我还不忘补充道“我下午也还要去另一个地方。
因为也是狱里一位老叔有嘱托。
“……随后,瞅着这位吴姨扭身进江滨花园后,我倒是在想,看似威严的她,其实也还算蛮平易近人的。
总之,还是没有我想象的那么严肃。
反正给我的感觉,这位吴姨还是不错的。
或许在她的眼里,我还是个孩子吧?
就在我扭身准备离开这儿时,忽地只见,道边停着那么一辆广本。
然后只见我大姨丈从车里探了个脑袋出来,突然有些贱兮兮似的冲我一笑“远,来!
上车!
到车上来!
我???
坦白说,此刻我是真的很懵……因为打自我记事起,我大姨丈可从没有这样的与我亲近过。
他这突然的来个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变,我可是真的很懵。
因为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他咋突然会那么贱兮兮的冲着我笑?
总之,我可没敢上他的车。
我只不过停步,朝他稍稍靠近了一些而己,然后我问“怎么了,姨丈?
他则又是那样贱兮兮的冲我笑着,道“到车上来嘛。
我则道“不好意思,姨丈。
我还有事。
他便忙问“你这突然到省城来,还有什么事呀?
我则道“反正是有事。
见我这样,他想想后,便道“你还要去哪儿嘛?
我车你过去。
“不用。
我回道。
“不是……你瞧你!
远,你咋还跟我这么客气了?
我是你大姨丈不是?
坦白说,此刻,我是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幸好就在这时,我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周远!
我忙扭头往后一瞧,只见是之前那叫吴秀秀的女孩跑了出来。
她,也就是刚刚那吴姨的侄女来着。
她忙追过来,对我说道“我姑还说你己经走了呢,我就说你肯定没走远。
这会儿,广本车上,我大姨丈一会儿瞅瞅我,一会儿又瞅瞅吴秀秀,像是没太整明白我与这姓吴的一家子到底什么关系?
随即,吴秀秀则又道“我姑说你下午还有事,说你还要去哪儿来着,我说我陪你去,所以我姑就让我追出来了。
我听着,终于忍不住来了句“你不是也不熟悉迁川市不是?
她则道“没事呀。
不熟悉,我们可以打车呀。
接着,她又道“反正我也要熟悉迁川市。
因为以后我就在迁川市工作了呀。
只是这会儿,我大姨丈瞧着我与吴秀秀有说有笑的,他好像有点儿尴尬了。
他像是顿觉自己这会儿有些多余了似的。
而我,本身也就不怎么想理他,所以我只顾跟吴秀秀讲着话。
随后,我大姨丈也只好尴尬的道“远,回头去哪儿找你呀?
他这一出声,吴秀秀这才留意到他,冲我问“他谁呀?
我则来了句“认识,但不是很熟。
“……

小说《乡村留守男人蜕变从成人礼开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文章精选阅读乡村留守:男人蜕变从成人礼开始》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