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紫枫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甜宠:腹黑世子他把花魁吃干抹净了精品全篇

>

甜宠:腹黑世子他把花魁吃干抹净了精品全篇

姜羡鱼鱼 著

古代言情 甜宠:腹黑世子他把花魁吃干抹净了 翩翩翠玉

古代言情《甜宠:腹黑世子他把花魁吃干抹净了》是由作者“姜羡鱼鱼”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翩翩翠玉,其中内容简介:柔弱坚韧孤女 强势霸道世子地下恋情 强取豪夺 追妻火葬场 情感拉扯 先走肾后走心 甜文(假的)一句话简介:爱情的战争,谁认真谁就输了她是青楼力捧的花榜状元他是与之春风一度的神秘男子命运几经辗转漂泊她成了寄人篱下的孤女他是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子亦是她避之不及的无耻之尤她卑贱如泥,他卑鄙如斯她从地狱里爬出,无所谓灵魂归处...

来源:cd   主角: 翩翩翠玉   更新: 2024-04-03 04:4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主角翩翩翠玉的古代言情《甜宠:腹黑世子他把花魁吃干抹净了》,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姜羡鱼鱼”,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裴筠和翩翩忙站了起来,裴筠倒是罢了,但翩翩心里七上八下。她因为李显晟一事遭李氏的嫌弃,此时裴筝对着她开火,看这架势,只怕太夫人不会轻易饶过裴筝,连带着李氏都要吃挂落,虽说不是她的错,但却因她而起。这些都违背了她的本意,虽然二房对她不够友善,但翩翩觉得,李氏和裴筝无外乎口头上的排挤,还做不出太恶的事...

第19章

太夫人心里微微一动,点点头“那丫头有快两年没见了吧,及笄前每年都会来府里待上两个月,今年快十七了吧,是大姑娘了。

“可不是,奴婢瞧啊,满京都的姑娘还没一个能比得上楚姑娘,是个眉眼通挑的,为人秉性都没得说。之前和大夫人聊天,听闻她及笄后,求亲的人都快把门槛给踏破了,楚老太傅对外宣称,想再多留她两年。盛姑姑回道。

“江南美人,乃天下独绝,看看大夫人,以前就是名动江南的贵女,她的侄女自然不会差。老夫人笑道,“说起来,那孩子和阿湛打小相识,情分非比寻常……

二人正闲谈,丫鬟云雯掀开帘子进来禀道“太夫人,二房的燕姑娘给您请安来了。

太夫人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丫鬟口中的“燕姑娘是谁,忙叫丫鬟将人请进来。

翩翩领着翠玉走进来时,太夫人的反应和二夫人的反应是一样的,情不自禁地和盛姑姑对视了一眼。

眼前的少女盈盈走了进来,又在蒲团上跪拜行礼,声音清润娇糯若末茶味的酥酪。

她眉眼弯弯,笑容若白莲初绽,见多识广的太夫人和盛姑姑都晃了下眼睛,一旁侍奉的侍女都有些瞧呆了。

但太夫人出身皇族,见过的美人如过江之鲫,因此也很快回过神来。

其实太夫人对二房这个孤女一直存有警惕之心,毕竟这姑娘身份来历不明,但见她如此乖巧美丽,又救过柳氏肚里的孩子,因此,太夫人不愿意恶意揣度她。

她脸上浮起柔和的笑“好孩子,这都半年没见过你了,来,让老太婆我好好瞧瞧。

翩翩顺从地走上前,将手递给太夫人。

太夫人细细摩挲她的手,又不动声色地打量眼前的少女,眉不染自黛,唇不点自朱,脸不敷而白若珠玉,眼若秋水,顾盼间流转生波,真真是着素衣亦艳压粉黛,卸珠翠亦姿色出尘,竟是不可方物的美。

又见她行止仪态婉约端雅,忍不住点了点头“真是花一般的好容貌。

翩翩恰到好处地故作羞涩,垂着眉眼,一团腼腆和煦的样子。

盛姑姑亦收回落在翩翩身上的目光,笑着道“真真的,刚说完大房的楚姑娘,没想到二房的燕姑娘亦是如此出挑,要奴婢说啊,还是这府里的风水太好了,这天地间的钟灵毓秀都集中到国公府了。

翩翩这时从站在一边的翠玉手上接过绣品,对着太夫人道“翩翩这半年在府中守孝期间,跟着嬷嬷和翠玉绣了一些织品,翩翩人微位卑,不知该如何感激府里的收留,因此,我给太夫人绣了一些日常能用上的穿戴之物。

太夫人仔细看了看,这些绣品里有抹额、帽子、四季鞋、透气袜等,还有冬天才能用上的暖兔毛护手、貂皮缝制的软鞋等,样式多,又精巧。

太夫人心里着实吃惊,忍不住念了一声佛“阿弥陀佛,难为你这样有心了。说完,翻来覆去的看那些绣品,“这些都是你做的?

“翩翩手拙,您瞧那些针脚疏密不均匀,或有跳针的就是我做的,其他的是嬷嬷做的,我跟着嬷嬷学的时间不长,技艺还有待改进,太夫人不嫌弃翩翩的手艺,翩翩就受宠若惊了。

太夫人笑道“虽说女红于女子而言是顶重要的,京都不少闺秀号称是女红高手,但其实并不精于此道,女红除了熬眼睛,又磨性子,真心爱女红的闺秀可是寥寥无几,大多都是底下绣娘做的,姑娘们顶多绣上琪花瑶草的标识,你能做成这样,已经很好了。

翩翩连声应着,只心里想,其实她也不爱女红,只是她手里实在是穷,只能学母亲当年的样子,接一些绣活赚个零碎。嬷嬷的眼睛都被绣活熬坏了,她都心疼得不得了,这绣活于她而言,也就是来钱的路子罢了。这国公府终究不是她的家,她是攒足钱才能带嬷嬷离开呢。

“而且,我还听盛姑姑说,你给笙姐儿也做了不少东西,有围涎,婴儿肚兜、辟邪的虎头鞋虎头帽等,是不是真的。

太夫人口中的“笙姐儿就是柳姨娘生的女儿。

翩翩谦逊道“柳姨娘是我的养母,那笙姐儿就是我的妹妹,况且姨娘生前嘱咐我定要好好照顾妹妹的,这些……都是翩翩应该做的。

太夫人连连点头,对她愈发多了份怜爱。

这时,有少女娇俏的声音传来“祖母,您想我了吗?筝儿来给您……

声音蓦地顿住,翩翩也转身看向来人。

有两位年轻的姑娘进了正堂,那出声的正是二房嫡女裴筝,跟在她身后的是三房嫡女裴筠。

太夫人对孙辈向来宠爱,不像其他侯门要求后辈每日早早请安,太夫人只要求他们逢五逢十来道个平安就好。

今儿正好是请安的日子。

那裴筝见祖母身边站着一女子,祖母还正亲切地和她交谈,裴筝眯了眯眼睛,看清楚后语气不善道“是你,你来做什么?

翩翩心里叹了口气,国公府就两位女孩,二房的裴筝与她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但回回裴筝见她眼里都是敌意和高傲,和李氏如出一辙。

她还没来得及回话,裴筠眼睛却亮了“燕姐姐,我听娘亲说你出孝了,太好了,过几日咱一起逛街去吧。

是了,三房的裴筠活泼可爱,翩翩和她很是投契,守孝期间二人也时有往来。

翩翩笑着对裴筝和裴筠说道“我正好脱了孝,所以来给太夫人请安,两位妹妹好。

那裴筝瞧着翩翩的模样,心里嫉恨得快要发疯了。

她是国公府的大姑娘,大小姐,从来就是被捧在手心呵护的对象,祖母也非常宠爱她,几乎有求必应。

就连京都的各色花宴、诗社等,其他闺秀也都围着她转。

她也一向自恃美貌,府里上上下下的人夸她长得标志貌美,府里三房的裴筠,自然也是美丽的,但她可爱大于美丽,二人走在一起,她才是最引人注目的。

可谁想,自打她第一次见到翩翩时,她就感到了一股入骨的威胁。

她的嘴唇为何像玫瑰般娇艳,她的头发为何光泽如缎,最要命的就是那一身冰肌雪肤,怎的一丝毛孔也无,不像她……时不时还要冒几颗红肿的痘痘,此消彼长,极其烦人。

她想用一种不屑的表情掩饰自己的妒恼,可偏偏心里的酸醋正汩汩地冒着泡,那嫉恨从眼里流泻出来,是藏也藏不住的。

小说《甜宠腹黑世子他把花魁吃干抹净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甜宠:腹黑世子他把花魁吃干抹净了精品全篇》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