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紫枫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全本小说推荐全员疯批!炮灰当老大嚣张又霸道

>

全本小说推荐全员疯批!炮灰当老大嚣张又霸道

啵啵ji 著

全员疯批!炮灰当老大嚣张又霸道 寂玖笙沈墨江 小说推荐

很多网友对小说《全员疯批!炮灰当老大嚣张又霸道》非常感兴趣,作者“啵啵ji”侧重讲述了主人公寂玖笙沈墨江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四人修罗场 全员疯批 病娇 白切黑 押宝 极限四选一】寂玖笙穿越了,好消息,是个豪门阔少,坏消息,父母双亡,自己长成了个好酒好色,肆意挥霍,散尽万贯家财,最终尸骨无存的恶毒炮灰。穿来的寂玖笙:“???”emooo~不想死。为了不被寂父生前捡来的四个对他恨之入骨的乞丐弄死。寂玖笙嚣张霸道的踩在几人头上!努力保住小命。  ——后来病娇医生✔霸道总裁✔斯文影帝✔白切黑大学生✔……成功保住小命的寂玖笙:“???”呸,都是畜生不如的东西!emoooooo~……。毁灭吧!累了!...

来源:cd   主角: 寂玖笙沈墨江   更新: 2024-05-17 04:4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最具实力派作家“啵啵ji”又一新作《全员疯批!炮灰当老大嚣张又霸道》,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寂玖笙沈墨江,小说简介:仅凭这么点伤,他还奈何不了寂玖笙。寂玖笙冷嗤一声,摆摆手:“既然回来了就别闲着,给我烧壶水,晾温了端给我。”薄夜寒:“嗯。”“等会...

第16章

“跑有什么用?最后还不是会被你抓回来?

立在门口的薄夜寒,凝声回道。

他刚才确实是已经跑了,但是,就这么跑了,岂不是太便宜这个畜生!

他要让这个畜生付出代价!

即使鱼死网破,也在所不惜,否则,就算跑了,也是午夜梦回,徒受折磨!

寂玖笙心里“嘶了一声。

他是真没想到薄夜寒能主动回来,尤其这个人是薄夜寒,就更让他诧异连连!

薄夜寒性子冷,心思深沉,从不表露外显。

就譬如这次,他是真不明白,还回来做什么?

难道不应该是他伤好了,把这几个人提着腿拽回来,才符合常理吗?

“你伤了?

薄夜寒眸底幽暗,语调里的兴奋,藏不住的往外冒。

虽然语气疑问,但那意思,已经是无比确定。

寂玖笙!他真的伤了!

这一刹那!寂玖笙瞬间明白了,薄夜寒为什么回来。

原来是奔着自己的命回来的!

呵,很好,不愧是反派。

寂玖笙大大咧咧,抓住衬衣领口,用力一扯。

撕拉——

布帛撕裂,衬衣一分为二断裂。

一道长长的约三指宽的血痕自肩膀而下,狰狞蜒至腰部。

直挺挺的血痕在白瓷一样的皮肤上,异常显眼。

“对啊,我伤了,你又能如何?

寂玖笙蔑视一般的看着他。

薄夜寒眸子幽暗,漆沉一片“那你好好养着吧。

伤的也太浅了。

仅凭这么点伤,他还奈何不了寂玖笙。

寂玖笙冷嗤一声,摆摆手“既然回来了就别闲着,给我烧壶水,晾温了端给我。

薄夜寒“嗯。

“等会。

寂玖笙叫了一声,看着薄夜寒因为回头,眸子里没来的消散的厌恶,他也不在意。

“傅临渊和沈墨江去哪儿了?

“不知道。

从酒庄出来后,几人就分道扬镳了。

寂玖笙百无聊赖的想,也不知道原主身体里的“雷达还在不在。

说来也奇了,原主找这几个逃跑的小崽子,一找一个准,就好像天生的特异功能一般!

没过几分钟

寂锦桥回来了,手里塑料袋里提着碘伏,云南白药,还有一盒消炎药。

“哥哥,你衣服怎么破了?

“呐!罪魁祸首在哪儿呢!寂玖笙指着正在烧水的薄夜寒

“他撕的?莫名的,又低又冷。

“哪儿能啊!寂玖笙怪异的看着他,薄夜寒有什么本事撕自己的衣服。

他趴好随口道“一个小插曲,不足为重,别磨叽了,赶紧给我擦药。

这怎么这么疼呢?

这养尊处优的小少爷,果然细皮嫩肉的。

“嗯。

寂锦桥点头,将他被撕扯开的衬衣扒下来,随手卷成个团扔垃圾桶里。

碘伏消毒,再喷红花油。

寂玖笙皮肤很白,上药时,寂锦桥感觉自己像是在一块质感极好的纸张上作画。

“你手要重就重,要轻就轻!

寂玖笙动了下身子,不耐烦道。

这什么鬼手法,处在重和轻中间,本来就疼,这下好了,弄的自己又疼又痒。

“哦。

寂锦桥应了一声,眼尾染上赤红,嘴角咧开一个十分明显的弧度。

下一秒,他手下用力。

“啊!你奶奶个腿的!寂锦桥,你是故意的是吧!

寂玖笙发出一声惨叫声,他反手一打,一巴掌拍在寂锦桥胳膊上,连打再骂!

这小子,这时候使什么牛劲儿!

“哥哥…

寂锦桥垂眸,浑身被落寞,无措笼罩,弱弱的叫了一声。

正在烧水的薄夜寒,边将烧开的水往杯子里倒,边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呛寂玖笙。

“小少爷,你真难伺候,他哪儿件事不是照你吩咐做的?

“闭嘴!有你什么事!

寂玖笙气不打一处来。

但薄夜寒说的也没错,这口气憋的他那叫一个难受。

他扭头抓起一旁的毛巾往背上一搭“行了,差不多了。

“寂锦桥,出去给我买两件短袖去,还有一些日用品什么的。

有且仅有的一件衬衣,还被自己给撕破了。

他总不能每天光着膀子来回的晃吧。

“好。

寂锦桥乖巧,顺从的出了门。

另一头

薄夜寒烧开了水,等到水温差不多了,他端过去给寂玖笙。

“帮我拿颗药。

寂玖笙理所当然的使唤。

“嗯。薄夜寒力气很大,药哗的一下蹦出来两颗。

“你最好面上给我乖顺一点!我现在脾气可不好!

寂玖笙夺过来,仰头一口将药顺了下去。

摆手驱赶“随便找个房间收拾去,别在这碍眼!

看着就烦!

跟谁甩脸子呢!

薄夜寒看着扭头过去闭眼的寂玖笙,眸底阴沉的犹如万年不见天日的地窖。

将水杯收拾了,又将散开的药,包装好,收拾到一起。

突然

那一瞬间,就好像强迫症犯了一样,非要把药袋子拿到门口的架子上,摆放的整整齐齐。

薄夜寒出门时,脚步都轻快很多。

大约五六分钟后,薄夜寒回来,面上带了一层薄薄的汗珠,即便极力克制,仍能听出来,呼吸不稳,喘的急促。

他轻声轻脚进来“你还喝水吗?

“不喝,走远点!

药劲儿有些略微上来,此刻犯困,薄夜寒这一打扰,寂玖笙语气都带着几分强势的驱赶。

“哦,知道了。

薄夜寒应声,推了出去,轻轻关上了门。

临出门时,寂玖笙好像听到了有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又被快速捡了起来。

速度很快,他也就大方的不计较了。

——

半个多小时后

寂锦桥瘦弱的胳膊,一手挎着一个大塑料袋,艰难的用脚踢开门。

“你这两天倒是听话。

薄夜寒站在二楼,双手撑在栏杆上,俯视着四方院墙中央,那个瘦小单薄的身影。

寂锦桥“你为什么要回来?

薄夜寒瞥视着他,正欲开口,寂锦桥再度轻言。

寂锦桥“你想杀了他?

几乎在顷刻间,寂锦桥就反应过来,他回来的目的是什么。

“你不想吗?

薄夜寒双手插兜,一步一步顺着楼梯下来,反问出声。

寂锦桥“我不想。

“不可能。薄夜寒当即反驳。

他们四个,在寂玖笙手底下过得是什么样的日子,谁都心知肚明。

谁能不想杀了寂玖笙?

小说《全员疯批!炮灰当老大嚣张又霸道》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全本小说推荐全员疯批!炮灰当老大嚣张又霸道》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