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紫枫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蔺总的娇娇老婆总爱哭精品全篇

>

蔺总的娇娇老婆总爱哭精品全篇

月梨白 著

喻禾蔺一柏 小说推荐 蔺总的娇娇老婆总爱哭

小说《蔺总的娇娇老婆总爱哭》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月梨白”,主要人物有喻禾蔺一柏,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双男主 双洁 综艺直播 甜宠 爹系 撒娇精】【爹系老婆奴攻

来源:cd   主角: 喻禾蔺一柏   更新: 2024-05-16 09:4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蔺总的娇娇老婆总爱哭》是由作者“月梨白”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喻禾再次看到伸来的筷子,连忙捂住碗口。小脸上堆积着担忧,嘟嘟囔囔说:“蔺一柏,你是要把我养成猪吗?”“不是,你最近脸上的肉都少了。”“可你没发现我肚子上的肉多了吗?”避开镜头的桌下,小手掀起衣摆,捏了捏肚子上柔软的白肉,两个成年人的头靠在一起,窃窃私语。指尖戳戳,喻禾嘟着嘴,“对吧对吧,我感觉肉多...

第10章

“挺好的。喻禾再次积极炫饭,脸颊都鼓了起来,嘟嘟囔囔说“蔺一柏下厨,没意外。

六个人就像受到了某种特殊的心理暗示。

桑以均、傅识琅两个人不掺和他们三个人的吐槽,一直在讨论投资、股票,而蔺一柏坐在喻禾身侧,目光却常常停留下来。

见喻禾碗里的菜没了,又会拿起筷子再添一些菜过去。

他总觉得喻禾来康村的这几天瘦了。

“我吃不下了。

喻禾再次看到伸来的筷子,连忙捂住碗口。

小脸上堆积着担忧,嘟嘟囔囔说“蔺一柏,你是要把我养成猪吗?

“不是,你最近脸上的肉都少了。

“可你没发现我肚子上的肉多了吗?

避开镜头的桌下,小手掀起衣摆,捏了捏肚子上柔软的白肉,两个成年人的头靠在一起,窃窃私语。

指尖戳戳,喻禾嘟着嘴,“对吧对吧,我感觉肉多了。

粉嫩的指尖将白嫩的肚子肉戳出一个小坑,说不出的可爱。

作为老婆饲养者的蔺一柏很满意养出来的结果,将衣服扯了下去。

秀气的眉毛低压,嘴角始终带着浅淡的笑,“还好,肉多点更好看。

以健康为前提的话,喻禾的体重在正常区间,倒也不用过多担忧。

“就是啊,易书坐在喻禾旁边,听到这话,他愤愤吸溜着粉条,“你就算再吃胖十斤,都没关系。

小少爷的五官好看,基础体重也不重,现下增重更多是为了让身体更健康。

他下意识也戳了一下喻禾的肚子。

喻禾“哎?

手指又捏了捏。

喻禾连忙问“胖不胖?

“不胖啊。

易书低头埋在饭碗里又吸了一口粉条,突然觉得身上聚焦了一道目光,咀嚼食物的动作慢慢停了下来。

有点不善。

抬头,喻禾还在埋头专注戳肚子,而目光的主人——蔺一柏正淡漠地打量他。

薄削的嘴唇绷直,双眼沉静的恍若黑夜中的湖水。

他身上没有相处时的平易感,像是要欲来的潮水强势。

易书握着筷子的手倏然紧了,嘴角忍不住抽搐,这占有欲,太强了吧。

都不敢想,以后喻禾身边要是出现暧昧的关系人,那不得露头就秒。

想到这里,易书原本不强壮的身子,更加努力缩成一团。

喻禾专注关心自己的肚子,没注意到其他两个人之间的摩擦,可观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他们几乎全都注意到暗地里的波涛汹涌。

【有一说一,我今天才发现蔺总敏锐的像杜宾。】

【哈哈哈,蔺总太好笑了,易书和喻禾一看都是同型号的,他俩打死都不可能啊。】

【家人们,我在想此时如果有个人向喻禾表白,蔺总会不会直接套个麻袋灭口?】

【头一次知道蔺总的占有欲挺强的。】

【他是真爱喻禾啊,别人捏个喻禾的肚子,都得眼神警告。】

【嘿嘿,反正我磕到了,宝宝的肚子只能我捏我看,其他人都不行。】

【咳咳,说句题外话,听说占有欲强的攻,睡觉时都蛮强的。】

【好了,我知道了,喻禾又幸福了。】

《与爱同行》的项目安排并不紧凑。

只要今天的任务完成,剩下的时间就可以由嘉宾自由安排。

喻禾心心念念着村口大柳树下的唠嗑,吃完饭,和其他两组道别,拉着蔺一柏去了村口。

大柳树很大,周围围了一圈水泥墙。

柳树的绿油油枝条抽了新芽,茂盛的长势促使这里成了避暑胜地。

等他们到的时候,底下坐着好几位乘凉的老人或者妇人。

小少爷凭着那乖巧的长相,成功获得了两个位置,拉着自己家的老公就坐。

他听大家说着村里的八卦,讲后山里的鬼神,之后又听着话题慢慢扯到了他和蔺一柏的身上。

一位大娘笑着道“这俩后生长的真俊,俺听说,你们是新婚夫夫啊。

喻禾点点头,身侧的蔺一柏充当背景板。

大娘细细打量,眉开眼笑,“好的很呢,太般配啦。

又一位奶奶牵住喻禾的手,细细摩挲“之前听村委会说,你们是南方来的客人,在我们这小山坳里,没不舒服吧。

“奶奶,喻禾眼睛微弯,用自己空出来的手拍了拍那瘦骨的手,“没不舒服的地方,康村很好。

“那就好。

康村的人都很和蔼可亲,浑身都是在田野地头中劳作的老实本分。

尽管他们是外来者,但是会有人停下农活来打招呼,也会有邻居家招呼他们过去吃顿饭。

向上铺设的水泥路上,喻禾拎着村民送的苹果欢欢喜喜走在前面。

“明天我还想去钓鱼,喻禾蹦蹦跳跳,感受属于这个小乡村的惬意,“我要去给张奶奶送一条,马叔也要带上一条。

他们人超好。

少年蹦跳的步伐像是在踩着月光,连同暑夜也变得有趣。

“那就去吧,我陪着你。蔺一柏回想节目组的策划内容,明天是难得的休息日,他可以陪着喻禾钓一整天的鱼。

“那你的工作呢?

“紧要的会让助理致电,不紧要的让她发邮箱就好。

喻禾猛地跳到蔺一柏的身上,然后被稳稳接住。

蔺一柏拍了一下喻禾的屁股,警告道“小心一些,别摔了。

仔细想想,自从结婚之后,自家的老婆在做事上就更活跃了,可能有时候真的是他惯出来的。

但那又怎么样呢?

喻禾的小腿因为开心而晃动,贴着蔺一柏的脖子,欢喜着,“蔺一柏我真的好爱你啊~

算了,蔺一柏松了一口气,随他去了,老婆开心就好。

【蔺总刚刚是不是想发脾气?然后又被哄好了?】

【好甜,蔺总,你怎么那么好哄?呜呜呜,我男朋友要是和你一样就好了。】

【他俩是要甜死谁?难道是想甜死我,然后继承我的遗产吗?】

【喻禾亲的不对,哄老公就应该扑上去直接吻。】

【宝宝,你怎么那么可爱啊,让妈妈粉亲亲。】

【不得不说,少爷刚刚的行为有点危险,你老公容易抱不住,让我来,我能抱着你跑二里玉米地。】

【前面打的算盘,我在被窝都听到了。】

第二天一早,喻禾因为兴奋早早起了床。

他戴好人工耳蜗体外机,套好衣服,蹑手蹑脚从床上下来,看到蔺一柏宁静又帅气的睡颜,凑过去偷了个香,恋恋不舍出了卧室。

昨天的任务全靠蔺一柏出力,又是做饭又是装饭。

他决定今天给蔺一柏做个早餐,分担掉一部分的家务活。

感谢现代网络发达,喻禾拿着手机,一边系围裙,一边搜索简易早餐菜谱。

学起来不难。

喻禾作为新手上路,先用厨房里的小米和电饭煲熬了一锅粥。

然后在一阵鸡飞蛋打之后,端出来的纯白色瓷盘里盛着两个略焦的煎鸡蛋,

忙完厨房的事,喻禾又简单扫了一下地,收拾了客厅沙发。

站在客厅中心,四处察看一楼,基本是干净的。

喻禾心中有点小骄傲,这是他第一次打扫卫生呢,自己还是很厉害的。

去厨房看了一眼电饭煲的倒计时时间,预计还有十几分钟,他脱了围裙,哒哒哒跑上了楼。

“蔺一柏,吃早餐啦。喻禾直挺挺朝着床扑过去,不仅抱住了被子,还抱住了因为熬夜工作没醒的蔺一柏。

少年的重量砸的身下人闷哼一声。

蔺一柏眯着眼睛看了一眼身上人。

他一只手搭在额头,另一只手摘了喻禾耳朵上的体外机,放在枕头边后,又把人抱的更紧。

喻禾白嫩的小脸上还保留着刚刚的开心。

他不解地眨眨眼睛

下一刻。

喻禾只觉得自己腰间被用力箍住,眼前天旋地转。

整个人猛地摔进被子里。

他呆愣地抬眼,脸上全是惊愕,蔺一柏直接把他从床右边挪到了左边。

“怎么啦?他够着身子,反手抱着蔺一柏。

“睡一会。

灰绿色的被子包裹住喻禾,瘦小的人就这么被全部塞进男人的怀里。

喻禾摘了体外机,听不到蔺一柏刚刚说得话,但是他猜,应该是蔺一柏要抱着自己睡觉。

他低头看着埋脸在自己的胸前,并且蹭了蹭的蔺一柏,板着小脸安静了一会。

刚叫醒的人再次沉入睡中。

被裹着的喻禾动弹不得也没有睡意。

为了不打扰蔺一柏,他只能睁着圆溜溜的眼睛一会盯着墙壁看,一会盯着抱着他的人看。

大概是因为昨晚熬夜处理了伯蔺集团的事务,蔺一柏的眼眶下泛着青色,胡茬也冒头了一些。

喻禾看得心头悸动,毛毛虫折腾了一会,终于抽出了一只手。

他将身子又往上挪了挪,压在枕头上,一只手环着蔺一柏的脖子,半蜷着身体将人塞在自己怀里,“好好睡吧。

随后,又朝上挪了挪。

灰绿色的毛毛虫在床上小幅度折腾了几分钟,在被子里涌入微凉的空气时,喻禾舒服的叹了一口气。

然后又轻手轻脚将被子盖在了蔺一柏的身上。

戴好体外机离开卧室时,扫了一眼蔺一柏空落落的臂弯,喻禾又把枕头塞了进去。

蔺一柏太累了,所以喻禾决定——他要独自去钓鱼。

反正上次已经去过一次了。

出门时,喻禾吃饱喝足,遵从上次蔺一柏给他的穿搭,穿好长裤长袖,涂好防晒,又带了花露水和零嘴。

怕蔺一柏担心自己,还拿着笔和纸,嘀嘀咕咕中留言,

摄像组的工作人员有一个扛着设备跟着他,另外几个留在这里等蔺一柏。

之后的一切就和喻禾第一次来渔场一样。

租渔具、买饵料、打窝、架设鱼竿。

喻禾哼着小曲坐在折叠椅上,静静等待鱼儿上钩,中途还拜托跟随的摄像人员回小别墅取点东西。

鱼漂陡然抖动,喻禾从椅子上坐起,全然没注意身后来了人。

小说《蔺总的娇娇老婆总爱哭》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蔺总的娇娇老婆总爱哭精品全篇》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