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紫枫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短篇小说阅读新婚夜,虐死夫人后陆总哭塌了坟

>

短篇小说阅读新婚夜,虐死夫人后陆总哭塌了坟

好吃好吃 著

小说推荐 新婚夜,虐死夫人后陆总哭塌了坟 陆北骁林渺

叫做《新婚夜,虐死夫人后陆总哭塌了坟》的小说,是作者“好吃好吃”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小说推荐,主人公陆北骁林渺,内容详情为:“跪!就让她在那儿跪到死!”陆北骁厉声怒吼着。林渺的内心苦涩,她深爱的丈夫还是不肯信她,已经痛到没有感觉,屋子里最终只有她留下的血腥味……在最后的岁月里,她的心也已经死了。三个月后。“陆总,夫人她心脏病晚期,已经无药可医了。”医生说道。当真相大白后,陆北骁昏了过去,醒来后他抱着她的骨灰,大口大口地吞下。陆北骁跪在地上,痛哭道:“渺渺,求你,回来。”...

来源:cd   主角: 陆北骁林渺   更新: 2024-05-16 06:3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正在连载中的小说推荐《新婚夜,虐死夫人后陆总哭塌了坟》,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陆北骁林渺,由大神作者“好吃好吃”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林渺很清楚,这是陆北骁对她的报复她拼命呼喊,挣扎着想要逃离,可事与愿违,男人在力量这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陆北骁一路畅通无阻,将她带到了临近的一间房间即便是有人看到,也不会出手相救,这年头,没人想惹祸上身屋内整体布置很浪漫,还挂有一些饰品,这是一间情趣房,专门为夫妻和情侣提供的结婚五年都没有来过的地方,林渺从没想过会以这样的形式见到片刻,她看着陆北骁走过去拿在手里的道具,林渺无法再冷静...

第43章

“陆哥,你总算回来了。

郑毅说着就要拉陆北骁往外走,两个人从小就认识,什么脾气那都是知根知底的。

“走吧,到书房里聊。

陆北骁收敛了情绪,转身走了出去。

林渺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小悦关上房间的门,松了一口气。

陆先生的脾气实在是太捉摸不定了。

她现在只希望夫人的病可以快点好起来。

书房内。

郑毅刚坐下,就顺手拿起了旁边架子上一个装饰物,一边欣赏着说不错,嘴里又提到了林渺的情况。

“陆哥,嫂子的手看起来挺严重的,伤口感染了你们还行房啊?

陆北骁冷声道“不用操心林渺的事,她死不了。

“行吧。郑毅说着就转移了话题,他也不想多管闲事“上次约好的酒局,你不会再爽约了吧?这回可是好几个老朋友都要来,我做东。

陆北骁点了一根烟,顺势将烟灰抖落到烟灰缸里。

“有时间再说。

郑毅笑了,难得听他松了一次口“那我可是当你答应了,明天晚上一定记得来。

两个人在书房聊完以后,陆北骁让人送走了郑毅。

若浅在一个小时前给他打了一通电话,说林渺的情况很危险,必须要去医院。

他是担心林渺的病情,才会这么急匆匆赶回来。

却没想到,会让他看到林渺和郑毅共处一室。

尽管他清楚两个人什么都没有发生,但还是很不满意林渺现在的所作所为,并且有理由怀疑她是故意这么做的。

看病的时候连内衣都不穿吗?

懂不懂什么是礼义廉耻?

“北骁哥,郑医生已经走了吗?

秦若浅一直都在暗处盯着,看到陆北骁出来以后,她就走了过来。

“若浅,你身体不舒服?陆北骁态度立刻发生了转变,口吻很是关心。

秦若浅受用,她摇摇头“我没事,只是……

“只是什么?

秦若浅手里拿着一个小药瓶,缩在了袖子里,故意展示遮遮掩掩的引起陆北骁的注意。

“若浅,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

秦若浅左右眼神飘忽不定,不肯把手里的东西拿出来“没什么的。

“若浅,你每次紧张想隐瞒什么事情的总会这样,我想听你说实话。

面对陆北骁的追问,秦若浅心中得意,表面上却是一副坦白的做派“北骁哥,对不起,我不该有意瞒着你的,只是这件事情我还不确定,担心提前告诉了你,会引发你和林渺姐之间的矛盾。

在陆北骁的注视下,秦若浅把手中的药瓶递拿了出来,解释道“这是佣人在林渺姐房间里打扫的时候发现的,佣人跟我说,她有个远房表妹在药店工作,她认识这种药,吃了这个药以后就很难再怀孕了,副作用非常大,我担心林渺姐的身体……

说完,秦若浅又捂上了嘴巴,佯装不小心说漏。

她急忙否决“北骁哥,我觉得可能是佣人记错了,所以想去问问郑医生,让他帮忙看一下成分,我也不懂这些,或许这只是安胎药。

陆北骁瞳孔收缩了一下,瞬间反应了过来。

如果若浅说的这些话都是真的,那就说明林渺很有可能一早就知道自己怀孕了。

并且还长期服用了这种流掉孩子的药。

这么多年不做安全措施,林渺身体健康却一直不孕,现在真相就摆在了他的眼前。

秦若浅见陆北骁已经濒临爆发点,她又推波助澜了一下。

“北骁哥,我是听佣人讲的,这肯定是一个误会,我相信林渺姐不会这么做的。

越是这么说,陆北骁越是认为事实就是如此。

他二话不说,直接怒吼着让林渺从房间里面滚出来。

这个时候,林渺吃过药后刚入睡,昨天晚上被陆北骁缠着要了一晚上,她现在的精神状态还很差。

门外有什么声响,她在睡梦中根本也没有听到。

陆北骁见林渺装聋作哑不开门,直接破门而入。

反正这房间的锁头也不是第一次换了,他也不会在意这点开支。

一脚就踹开了房间的门。

秦若浅在旁边看到这样的场面,佯装受到惊吓的样子,向后躲了躲。

当陆北骁气势汹汹走到床沿的时候,睡梦中的林渺也已经被惊醒了。

她坐起身,不知道陆北骁又在发什么疯。

“林渺,你必须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陆北骁直接将药瓶子甩了在了她的脸上。

林渺在看到这个药瓶的时候,整个人都瞬间清醒了过来。

为什么陆北骁会发现她藏在屋子里的药瓶?

这里面装有她治疗心脏病的药。

陆北骁心中怒火难平,直接拽住林渺的手臂,质问道“这个药是不是你买的?

林渺感觉喉咙里像是有什么东西被黏住了一样,她张嘴想要解释,却又无从说起。

陆北骁冷笑着“你是不是还想问我从什么地方找到这个药瓶的?

林渺以为是心脏病的事情暴露了,不料,陆北骁冷着脸又说“不说话就等于是承认了,为什么不事先告诉我,你怀孕了?

陆北骁说的是怀孕而不是心脏病。

林渺抬头有些费解,手臂被他拉扯的还在发痛。

“这是避孕药,你怎么这么狠心杀了我们的孩子?

陆北骁突然就想到了这几天林渺对他说的那些话,她说不想她生孩子,本来还当她闹脾气,现在看来,都是真的。

为了不想生下孩子,不惜用了这种残害自己身体的办法来避孕。

秦若浅这个时候从门外走了进来“北骁哥,你千万别生气,林渺姐说不定是有什么苦衷的……

陆北骁等待林渺说出事情的原委,但是林渺一声不吭,故意跟他作对。

彻底惹恼了他。

“若浅,你看看,林渺她根本不领你的情,因为这些都是事实。

林渺发着抖,听着深爱了多年的丈夫说的这些话,心若寒冰。

陆北骁最看不惯她这副固执的样子,就抬手掐住了林渺的脖子,一度失去了理智。

林渺坐在床上,面对这种压迫,她几乎都要窒息死了过去。

“说!告诉我为什么吃这种不能怀孕的药?结婚三年,你就是用这种办法来蒙骗,说自己不能怀孕的对不对?

陆北骁有了猜测,总会固执己见,又有什么时候会听她一句解释?

林渺咳嗽着,已经呼吸不上来气,她眼角流下来的泪水滴在了陆北骁的手背上。

陆北骁在看到林渺哭了出来,良久,逐渐恢复理智后,他掐着林渺脖子的右手突然没再用力。

林渺咳嗽着,刚才有那么一瞬间,她多么希望陆北骁可以再多用力一点,直接把她掐死。

这样的话,她再也不用被他要挟而感到痛苦了。

“你说是就是吧。

林渺脸色发白,不知道应该去哭还是笑,或许,她也不需要再去解释什么了。

陆北骁冷笑,死死盯着她“林渺,你终于肯承认了。

亏他还自作多情,以为林渺真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

“陆家养你这么多年,你就是这样回报的?是不是养尊处优太久,就忘了自己原来是个什么东西?

陆北骁厉声道,直接将人拖拽到了地上。

林渺被床沿的柜子碰到腿,隔着薄薄的睡裙直接磕破了一层皮。

她浑身打了个颤,咬着牙。

陆北骁像是早有准备一样,右手抓着她的颈部,左手拍打着她的脸颊,讥讽道“现在知道自己错在哪儿了吗?

林渺隐忍不发,面对陆北骁的侮辱,她最终还是忍耐不住,抬手就是一个响亮的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

“陆北骁,你凭什么这么对我?

陆北骁被打以后愣住,他没想到林渺会这么大胆,直接用力将她推到了地板上,随后起身,眼神中尽是冰冷。

“把她关进地下室,没有我的命令,不允许放她出来。

能用一些极端办法解决的问题,陆北骁就不会再去浪费时间想其他的办法。

地下室里阴暗潮湿,暗无天日。

这样的环境里,最适合一些虫子生存。

林渺被保镖推搡着进去,直接跌倒在了地上,她擦了擦手掌上的灰尘,手腕上的伤口还在发痛。

疼得龇牙咧嘴,还是努力站了起来。

如果医生说的没有错,她已经出现了轻微幽闭恐惧症的倾向。

手机留在了房间里,并没有装在身上,林渺不知道她要怎么求救。

周围什么都看不清,空间狭小,林渺保留着体力找了个地方蹲在地上,蜷缩着身体。

八个多小时过去,一直支撑到第二天早上。

因为长时间没有进食,体表温度也开始下降。

外面似乎还下了一夜的雨,林渺浑身都觉得发冷,忍不住哆嗦。

她不知道还要坚持多久,陆北骁才会放她出去。

本以为事情已经足够糟糕,但更糟糕的还在后面,心绞痛后发作后没有药。

林渺努力平复着呼吸,咬着牙,疼痛感越发强烈,一直到泪水忍不住流了出来。

她喘息着,每当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就会选择拍打着门,陈旧的地下室里,没有人进来打扫,里面还有很多蜘蛛网状的东西,虫子突然从她身侧爬过去的时候,恐惧感又一次将她的心理防线击垮。

林渺额头出了很多汗,在这样的环境下,她多待一秒都是疼痛难忍的,至于睡觉根本是痴心妄想。

眼前还会出现一些幻觉一样的东西,让她彻底崩溃。

相比较起林渺所受的痛苦,陆北骁晚上睡的很舒服,吃过早饭后就去了公司。

晚上还有一个酒局,看了一眼行程表,确实可以空出来时间。

他在离开别墅前,就事先通知了家里的佣人,晚上不需要给他准备晚餐。

下午,王叔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秦若浅。

秦若浅一脸惊喜,觉得时机已经到了。

如果她在这个时候放了林渺,等陆北骁回来,就可以告诉北骁哥,是林渺伙同家里的佣人逃了。

如果林渺真走了,那么以后陆太太的位置就是她的。

进退自如,她都是最大受益人。

秦若浅在进入到地下室的时候,才发现里面这么脏乱,她让家里的佣人打开了里面的灯,视线才清晰了一些。

林渺靠坐在墙上,奄奄一息。

秦若浅走过去,想要确认,林渺这会儿死了没有。

还没有走到跟前,林渺就抬头朝她看了过来。

秦若浅看到林渺沦落到现在这种地步,痛快淋漓。

谁能想到当年在大学就备受瞩目,享受各种光环的林渺现在就像个阶下囚一样,连人身自由都没有,还要这么毫无尊严的苟活着。

“林渺姐,我专程来看你了,还给你带了吃的。

秦若浅拿了只烧鸡,为确保计划顺利实施,她在烧鸡的蘸辣里加了一些安眠药,均匀偷摸在一整只烧鸡上。

只要吃一口就可以让林渺彻底睡过去。

林渺刚刚挺过去心绞痛的折磨,这会儿身上的汗还没落,心有余悸,痛苦的说不出来话。

秦若浅送的东西,她不会吃。

这里没有外人,秦若浅打开天窗说亮话,对她说道“我是来救你的,我可以放你出去。

林渺听到以后没有半点反应。

这让秦若浅有些恼了“林渺,你别不识抬举。

“你难道还认为自己有机会继续得到北骁哥的爱吗?别做梦了,陆太太的位置你不配。

林渺苦笑着,秦若浅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没有搞清楚,不是她占着这个位置,而是陆北骁不肯放她走。

这样的表情,在秦若浅看来就是挑衅和嘲讽。

她走到林渺跟前,表情凶恶“林渺,有件事你估计还不知道吧?

“北骁哥抽你的血,其实是一早就决定好的,不然也不会让你吃那么多猪肝了,我想让北骁哥换个人,毕竟南城这么大,稀有血型的也不是没有,但北骁哥说就要让用你来当我的药。

“你的血我都觉得脏啊,而且,秦若浅凑到林渺耳侧,趾高气昂的笑了出来,“我根本没用到你的血,你的孩子白死了。

林渺听到秦若浅最后一句话,大脑里一片空白,手指颤抖……

小说《新婚夜,虐死夫人后陆总哭塌了坟》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短篇小说阅读新婚夜,虐死夫人后陆总哭塌了坟》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